【商大故事】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——忆邓弋威老师
2021-02-17

老邓何许人也?浙工商金工系魔王老师。这样一位“大魔王”有的人说他和蔼可亲、人间理想;自然也有人说他是吃头发的大魔王。在坊间传闻中,跟着老邓做学术竞赛,那拿奖必然都是手到擒来,校创、国创、各种竞赛都有他指导的队伍的一席之地。但老邓应该也没想到会遇上我们三个冤家。

我们三人小分队和老邓的孽缘开始于大一下参加校创。第一次忐忑地走进综合楼830的办公室,可能自己也不会想到这里将会成为以后被虐常驻地。佛系的我们三人告诉他:“嗨,邓老师。我们想跟着您做项目学点东西,难点累点倒是不怕的”。他微微一笑,挑挑眉,慢慢地说:“没事,本科生嘛,慢慢学”。当时还想着,老邓原来这么和善,传闻看来没那么准确嘛。

“也许真的很努力很努力,但写出来的东西实在是惨不忍睹,果不其然,凉掉了”。

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儿就这样开始了竞赛之旅,老邓的“屠幼之旅”也就这么展开了:“做个项目怎么说也要读个二三十篇中文文献吧?”、“英文文献不多看点,说不过去了吧?”、“这东西应该要再改几稿看看吧?”、“这个英文单词没用Times New Roman吧?文献引用的格式不应该是这样吧?”在这一个个果断的疑问句中,我们三个小渣渣开始学习怎样是一篇规范的论文格式、借着各大翻译软件读英文文献,从无到有地写着一版又一版的报告。看着内容从稚嫩到初具规模,直到后来能得到老邓的一句“还凑活”,总算没辜负了老邓和我们一起在830熬的夜和一起燃烧的发际线。后来经管案例比赛的结果向我们证明:“还凑合”只是文章能看了而已,与奖项无缘,但算是初步了解如何写东西了。

“我希望你们在学生时代,能沉下心,专注的思考一个小问题,慢慢做深,习惯思考和研究”。

跟着老邓一起做项目的过程中,发现他真的是个很皮的大魔头。平时的插科打诨自然也少不了他老人家的身影,当你不知道该如何解决项目中遇到的问题时,他会挑挑眉说:“这你都不会?”,激得我们不得不聚在一起自个儿讨论讨论,再来让他看看我们的成果。但真的绞尽脑汁做不出成果时,他也会静下心来慢慢为我们梳理。暑假,证券投资比赛怎么也提不起进度,一连半个月我们的交易策略代码还没能跑起来;确定交易策略时,由于翻译英文文献理解出了问题,导致思路完全错误;再加上之前几次竞赛一直失利,大家都有点萎靡不振。老邓虽然一边吐槽我们菜,但是一边又带着我们我们慢慢梳理。竞赛之路坎坷不平,连老邓学术竞赛的不败金身也在我们三个小渣渣身上折戟了,但让我们坚持下来的是,跟着老邓——我们学会了如何静下心思考,才能学到不少有趣的知识,难熬的日子总是成长最多的。

“能自己完成所有细节并有所创新,意义不止于获奖本身”。

到后来报名参加了浙江省的金融创新大赛,继续祸害老邓的学术竞赛带教史。恰逢他参加全国青教赛的时间,老邓说要不放养我们这个扩充了的学正街养猪小分队,让我们自己整整项目。这时我们才发现对于怎样出色地完成一个项目,我们也有了自己的体系,我们能够自己推进方案的完成,可能这就是所谓的虐着虐着就虐出能力来了吧。另外老邓呀,就是嘴硬心软。他还是抽出自己的休息时间给我们提修改意见,晚上睡前的语音矩阵也成了给我们答疑解惑的常态操作。嘴上说着不挂念的他,在梳理自己比赛用的教案时想到了和我们项目相关的好点子,还是迫不及待地把我们召集起来讨论。到了金融创新大赛答辩的那一天,他也是嘴上说自己早上没空陪我们答辩,倒是下午可以一起领奖。实际上在我们答辩的时候一直站在教室外等着。在答辩时候,外面蹲着这么一尊大神,不免觉得自己腰板都硬气起来了。

在金猪保拿到省一的时候,老邓也是如释重负,用那标志性的语气挑挑眉说:“哟,总算拿奖了呢。啥时候能折腾点我不会的东西来吊打我?”

希望有一天,我折腾出一点他没教过我的东西,然后挑挑眉,对他说:“嗨,老邓。这你就不会了吧?”

当然,那时候我的头发能比他多就再好不过了。

老邓微信主页上写着这句“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”,严苛的学术要求、极致的细节打磨、适时的语重心长,让我们一路从小渣渣不断成长,江湖上那个写着“教书是一件神圣的事”的网红,仍然在屠幼的路上绞尽脑汁,永不停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