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商大故事】遵师一句话,受益数十载——忆金家麟老师
2021-04-22

遵师一句话,受益数十载——忆金家麟老师


今天,当GDP、CPI等经济术语不时出现于报端、政府文件、乃至普通百姓口中时,不过是近几年的事。我的思绪回到了卅八年前,那时金家麟老师就教导过我们:必须关注、熟记这些经济数据。

我仍清楚记得,金家麟老师给我们上过的第一堂课,直至如今,我们都因此而受益匪浅。

1983年的金秋,我有幸考入杭州商学院企管系。求学的艰辛、多年的夙愿,使我倍加珍惜大学的时光,真愿自己是一块海绵,把老师所教的知识全部吸收。

教我们物价课的金老师,开学第一课就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。出现在同学们眼前的是一位高高瘦瘦的学者:背稍有点弓,宽宽的额头,稀疏的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,50开外的年纪略显苍老,挤满皱纹的脸上展示着曾经的沧桑,但精神矍铄,嗓音宏亮。他脸带微笑说了声“同学们好”,就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“金家麟”三个大字,谈不上书法造诣,但字体方方正正、有棱有角,颇显个性,可谓字如其人。接着,他又在黑板上写下:“国内生产总值(简称GDP)、物价指数(简称CPI )、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”三个经济学名词。

写完后,金老师收起笑容、严肃郑重地开始讲课:“我们搞经济工作的,必须要关注这三个数据,并且要时时熟记于心……”他侃侃而谈,就像一股清泉流入我们的心田。

课间休息,我们几个同学围住了金老师。当他知道我们是来自温州,就对我们说:“我也是温州人,我们是老乡啊!”然后,他又不无自豪地说:“温州刚解放时,军管会的第一张公告还是我贴的呢!我们那时是从事地下工作的进步青年学生。”我们听了既亲切又心怀敬意,在学校里竟遇见温州籍的老师,而且又是革命老前辈,大家特别高兴。从此,金老师的平易近人、谈笑风生使同学们与他更加亲近,也对他更为敬重。

他那有棱有角的字、直抒己见的谈吐、刚正不阿的风骨、还有那饱含沧桑的皱纹已不难窥见一斑他的精神。金老师不仅传授给我们知识,还潜移默化,教育我们如何做人。

大学毕业后,我继续从事流通领域的工作,后来又干了多年的房地产开发业务,担任过公司级、市局级领导职务。但不管是做具体的经济工作或是担负领导岗位的工作,我都谨记金老师的教诲,时刻关注这几个数据、牢记于心,并运用于工作中。

80年代后期,随着经济改革的逐步深入,市场经济取代了原来的计划经济。我当时担任温州市供销社系统领导,十分重视统计工作。我和同事们共同研究分析数据所反映的市场需求变化,结合实际调查,及时调整了全市供销社的商品流通决策方案,使我们的工作做得更科学、更符合实际、也更有效益。转行从事房地产开发工作后,每当一个项目决策时,我总要花上一定时间,认真做好项目的可行性报告。每到一地就按金老师的教导,想方设法取得各种统计数据,再结合当地市场调查得到的第一手资料,力求可行性报告真实、准确、切合实际,为开发项目的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数十年工作下来,我涉足的流通领域工作遍布于国内外,从事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其地域纵横南北,运营的资金更是累计达数十亿元,之所以从未发生过一起重大的经济失误,完全得益于项目前期,扎实的评估和后期的严格把关。追根溯源,都有赖于金家麟老师的“第一课”——搞经济就离不开数据。人说“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”,我是“遵师一句话,受益数十载”。

二十余年来,我谨记金老师的教诲,并终生心怀感激。金老师集自己毕生积累的真知灼见,对学生倾囊相教的良苦用心和光辉形象,将永远铭刻在我们的心里。

严云林 于2021年2月18日


校友简介

严云林,企管干部专修科8302班校友,曾出版《烟雨平生》一书(中国民族摄影出版社)。